苏ICP备13062195号


★本站公告★
(站长承诺:本站所有APP亲测无毒,安全可靠,无侵犯隐私狼友放心免费下载,可放心使用!)广告投放请联系广告商务合作,(联盟/代理)勿扰!合理安排看片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。本站永久域名:www.seyingyingshi.vip(久久人与动人物a级毛片,暖暖日本免费观看视频播放,亚洲精品第一国产综合,香港三香港日本三级在线理论)

征服女教師(粵語)

时间:2021-10-12 21:24:55

作者:好傢伙修士

(1)

“我係你既班主任Miss朱。”Miss朱看也不看我說。

“Miss朱,早晨。”我恭敬地說。

“你叫Steven呀。Steven你三年轉六間學校,六次都係記大過太多,趕出校。你都幾廢。”

“Miss朱,人各有志嘛,我志不在讀書上面。”我抗議。

“你敢駁嘴?我係你班主任,可以操你既生殺大權,呢度唔同你以前既學校,我地專收壞學生。我會二十四小時監察你。你入得我們學校,以後就要乖乖地聽我話,唔係我會令你的比在地獄更難受。”Miss朱還是不屑看我一眼,不可一世地說。

我正在煩惱,遇到這個變態班主任,以後怎過?忽然留心看看這個Miss朱,在眼睛框背後,居然是個絕色美人。年紀輕輕,大概大學剛畢業。皮膚又白又滑,眼大大鼻高高,最難得是有一股不可一世的傲氣。我志不在讀書上面,但征服年輕貌美的女孩子可是我的專長。只要搞定這Miss朱,我在這學校就能順風順水,不,簡直能要風得風,要雨得雨。

“你唔講野,知驚啦咩?”Miss朱問。

當我站起來時,高傲的她終於冷冷地望我一眼。我恭敬地說:“我明白啦,我會努力用功訓練架啦!Goodbye Miss 朱!”

“Miss朱,我有個重要文件save左係電話度,一定要馬上攞番,唔係聽日測驗溫唔到書。”

“你真係煩,好啦,你上黎我屋企。”

上到Miss朱家。她把電話還給我就叫我離開。我當然不肯,說明天測驗有兩個問題想問。Miss朱想不到我的詭計,勉強答應了。她倒了兩杯水。跟其他你熟悉的故事一樣,我當然在她不在意時倒了迷藥。

“喂,Miss朱?”

“嗯⋯⋯”

“喂,Miss朱,你無野下話?”

“嗯⋯⋯”

“喂,Miss朱,我除曬你D衫同你做愛好唔好?”

“嗯⋯⋯”

確定迷藥生效後,我立即抱起Miss朱,送到她的床上。然後脫掉她的衣服。Miss朱的身材很好。皮膚白白的。胸部又大有堅挺,乳頭是粉紅色的,乳暈很細。腰部很幼。再看她的陰部,居然還是淺色的。應該未有性經驗。

我想馬上將這個不可一世的Miss朱就地正法,陽具也硬起來,但暫時不行,迷藥很快會失效。一定要按計畫行事。

我把翻查她的電腦、衣櫃、家私,找出一切有關她的資料,這對以後制定訓練很重要。她叫Linda,才二十四歲,剛畢業。果然沒有男朋友。

再把慢性春藥倒在她的水瓶裡。

然後將Miss朱放在櫃上的三瓶紅酒倒掉,只剩下一點點,我喝了一口,然後灌她喝幾口。

一切完成,我才爬到Miss朱身上,掏出陽具,快速抽插她的淫穴。雖然Miss朱很誘人,乳房的手感很好,又是我一直夢想要得到的身體,但在迷藥的作用下她完全沒有反應,所以不算太享受。

完事後,我沒有把陽具拔出,但把Miss朱拉到我身上,擺出女上男下的姿勢。我用她的手機拍了機張照片,然後把她的手機放到她手裡,再把一個空的紅酒瓶塞到她另一隻手。一切都安排好,我就閉目養神,等她醒來。

* * *

“點解⋯⋯點解會甘架?”

Miss朱終於醒來,發現自己全身赤裸,伏在我身上,大驚。

這時我也假裝剛酒醒。

“Miss朱,我不能再喝啦,我醉啦⋯⋯咦!Miss朱,點解你唔著衫既?”我說。

Miss朱從我身上跳起來,我的陽具自然從她的淫穴抽出來。她的淫穴裡流出粉紅色的混水。她果然是處女。她口中喃喃自語:“無可能既⋯⋯我可以解釋⋯⋯”,

“Miss朱,我好多謝你把處女身奉獻俾我。但係,你灌醉你既學生,然後做愛,呢件事如果俾人知道,你估會有乜後果呢?”我說。

Miss朱心中很混亂,她一直對異性很抗拒,所以雖然追求者眾多,但從來沒有拍拖,沒有性經驗,連自慰也沒有試過,怎麼可能會放蕩到同學生做愛?她只能重複說:“無可能既⋯⋯我可以解釋⋯⋯”

這時我一手搶去她的手機。

“你睇,你仲一路做一路影相!”我說。

我要造成既定事實,終於從她的眼神知道,她已經漸漸把我的佈局信以為真,以為是她灌醉我才性交的。

“你唔好講俾人聽。”Miss朱說。

兩個星期前還是仇恨異性、不可一世的班主任,現在不過是一個剛被奪取處女身、驚慌迷惘的小女孩。

我望著Miss朱剛被我破了的身體,身上泛著性愛後的光輝,越發淫蕩吸引了。當然,未經訓練,她現在還是很幼嫩,但天資很不錯,會成為好好的性奴的。

我指著她的乳房笑說:“Miss朱,你著番件衫先講啦。”

她才驚覺她還全身裸體,馬上拿被單遮蓋她美好的身體。

“Miss朱,呢件事唔可以就甘算數,你既電話我暫時keep著為罪證。我過幾日再話你聽點解決啦。”

(2)

第二天Miss朱請假。我也不奇怪,她大概很害怕在課室見到我。我整天就在課室翻看她的手機,安排對她的訓練課程。

第三天上學,我剛回課室,Miss朱忽然衝入。這時Miss朱居然恢復她一貫高高在上、不可一世的氣燄。這令我有點奇怪。

“宜家突擊檢查你地既書包!你地一個一個輪流帶書包入黎我既office!”Miss朱一邊說一邊露出勝利的微笑。

原來這就是她反擊的計畫。她藉故要拿回自己的手機。

到我進入她的辦公室。Miss朱從我的書包找到她的手機,馬上刪掉所有床照。

“甘樣,你就無曬D證據啦。”Miss朱一面勝利者的笑容。

“Miss朱,唉,點解你甘蠢?”我不單沒有挫敗感,還以嘲笑的口吻回答。

“你講乜野?”Miss朱見我胸有成竹,有點疑惑。

“Miss朱,你唔用腦都參考下AV劇情,D相我早就放左上網啦。唔信你可以去呢個網頁睇下。打開D相既密碼係‘sexslave’。”我說。

Miss朱上網,果然看到她同我的床照,嚇得花容失色,但強自鎮定,說:“你D相威脅唔到我架。你個樣都睇到,如果公開左,你都會臭名遠播。”

“唉,所以我話你蠢。如果D人見到D相,只會羨慕我呀。再講,我都唔駛公開俾全世界人睇,我只要俾Peter、David幾個睇,到時佢地就可以要挾你。到時,你呢個不可一世既班主任,就會權威盡失,變成佢地既玩具。”

Miss朱聽到很害怕,想不到她的反擊完全失敗。她最害怕是班上其他同學都看到她的床照。

“唔好俾佢地睇到D相⋯⋯你要我點做我都會做。”Miss朱說。她已經氣燄全失。

“Miss朱,本來我打算算數既,點知你玩野,宜家我好不滿。要懲罰你。你記住,本來你無事架,係你蠢,自作主張,至會甘架咋。”我說。

Miss朱聽到非常後悔。

“好啦,你宜家除曬所有上身D衫先。Bra都要除埋。”

Miss朱在我的淫威底下,只有不情不願地脫衣。我沒收了Miss朱的bra。,然後玩弄她的乳房。

“Miss朱,你對波好彈手。”

Miss朱敢怒不敢言,任由我玩。

之後,我要她用手托住兩個乳房,然後要她擠出笑容,同她拍了一張照。拍完還給她看。

“呢張相我都放埋上網啦。”

Miss朱看到自己毫無尊嚴的樣子被拍了照片放上網,非常失落。她的面很紅,不知道是因為害羞還是憤怒。

“除曬所有衫然後訓係枱面。”我命令。

“呢度係學校黎架⋯⋯”Miss朱拒絕。

“好,我就將剛才張相send俾D同學。”

“唔好呀!”

Miss朱馬上脫下裙子,一絲不掛躺在辦公桌上。我拔出肉劍,用肉劍插她的口,用肉劍玩弄她兩個豐滿的乳房。最後才插她的淫穴。當我抽插時,她兩個乳房隨著我的動作上下跳動。

由於前天起她服了我的慢性淫藥,所以反應很好。當然,性技巧還是不足,只值兩分,但性反應有六分。以未經訓練的女孩來說算是很好的了。我們同時高潮。上次我奪取Miss朱的初夜她沒有知覺,這次是她人生中第一次高潮。

Miss朱第一次高潮後,經過兩分鐘才回過神。我一邊欣賞一邊冷笑,說:“Miss朱,睇你以後仲有無面鬧我!”她屈辱得流下眼淚。

“唔准喊!唔好忘記,係你自願既!”

我叫她穿回衣服。她想我把bra還給她。

我拒絕了,笑笑口說:“Miss朱,你今日就真空狀態教書啦。”她想不到以後她再沒有戴bra的機會。

經過我連番打擊,Miss朱再沒有反抗的意識,她哀怨地說:“你又⋯⋯又搞左我啦,可以⋯⋯可以放過我吧!”

“邊有甘容易?Miss朱!今晚係屋企等我。準備付出既玩野既代價啦。”

(3)

晚上。當Miss朱滿懷心事回家,在門外發現一個包裹,包裹上有一個開了視像的電話。她一拿起就聽到我的命令。

“Miss朱,宜家你馬上入屋企。快。然後除曬所有衫同內褲。好。打開包裹。好。拎件晚裝出黎著。”我透過電話快速下達命令,不讓她有多想的餘地。

“你點知我既size?條裙好合身呀。”Miss朱說。

“睇黎我比你更了解你的身體。”我輕佻地回應。

Miss朱害羞得滿面飛紅。

“好。拎條C字褲出黎著⋯⋯”

“呢個乜野黎架?”她問。

原來她沒有見過C字褲。

“呢條係性奴用具,型號SL-700既C字褲,快D。好馬上落樓,有架的士等你架啦。”

* * *

Miss朱按我的指示上到我的酒店房,正要敲門,我已經打開房門。

“Welcome,班主任Miss朱。”

“你點知我到左架?”

“你條C字褲,係有微型GPS功能既,仲有好多功能架,你入來我試俾你睇。”

我拿出電話,開了app一按,C字褲發出微量的電流和烈性春藥,Miss朱驚呼一聲,馬上跌倒軟癱在地。

“哈哈,係咪好好玩呢?”我滿意地說。

Miss朱尷尬地站起來。我把她帶到一面鏡子前面。摟住她的腰,說:“Miss朱,你真係靚啦,著住呢件DeepV晚裝,既高貴又誘人,令人好想輕薄。”

她聽到我讚她好看,本來有點高興,但聽我又讚她誘人,又有點憤怒。

“Steven,你做咩滿腦子都係呢D野。”她說。

“Miss朱,性滿足對女仔黎講至係最重要既。過幾個星期你就會明白。”我意味深長地說。

說著把她晚裝肩頭上的吊帶輕輕一分,晚裝就掉下來。她想用手蓋住乳頭,但我不准。我們兩人就一同欣賞她優美嬌嫩的身體。

我把她的C字褲拿下。“Miss朱,你睇,C字褲上面好多淫水呀。”

Miss朱敢怒不敢言,別過面不理我。

我裝怒罵她:“Linda,你係唔係想我send你D床照俾你罰過既同學?”

“你⋯⋯唔好欺人太甚!”Miss朱怒得頓腳。她的乳房跟住跳動。

“我就係要欺人太甚。Miss朱你好大波!”我說。順便過過手癮,把Miss朱兩個乳房又搓又捏。她想避開又不敢。

“你到底想點?係唔係想我做你女友?”Miss朱問。

“哈哈哈哈,女友?你沒有資格!”我說。

“甘樣,你⋯⋯想我做性奴?”

“你居然變得聰明啦。好呀,性奴最重要係個樣同對波,不過,我唔鍾意太蠢既女仔既,你初步合格⋯⋯”

“要我做性奴?你呢世都唔駛旨意!”Miss朱打斷我。

想不到Miss朱已經在被我玩弄乳房,居然還如此的高傲。於是我加強對她乳頭的攻勢,又伸手撫摸她的淫穴,搞到她渾身酸軟。

“既然你甘講,不如我同你打個賭。之後五日係假期。你要接受基本的測試,五日之後我地退房,到時我賭我能夠唔掂你都令到你濕。如果你不濕既話,我就放過你。但係,如果你濕了,就要接受性奴既訓練。”我說。

Miss朱想五天很快過,如果沒有人碰她,她肯定可以控制到不濕。以她高傲的性格,毅然接受我的挑戰。

“好!一言為定!”她說。

在跟住的五天內,我長期把Miss朱用手扣鎖在椅子上,迫她看大量屈辱的AV,我會跟著AV的情節,逗弄她對應的部位。每天早上起床,和每晚臨睡之前,我都會抽插她至高潮,然後才在她面上同口中射出。當然,我每次都不斷羞辱她,壓下她的氣燄。

很快五天過去。我如常把Miss朱鎖在椅子上,然後開電視。她以為我又要播AV,怎知電視上播的是她自己!我把她過去五天的過程多角度拍攝下來,播給她看。“你睇?你同AV女優做既野有咩分別?你既表情同佢地一樣甘滿足!”

Miss朱又後悔又羞恥,居然又有點興奮,低下頭甚麼都沒說。

“好啦,我成個鐘頭無掂過你,宜家我檢查你有無淫水啦。”

結果Miss朱當然濕得很厲害。她輸了。

於是我把她的陰毛剃掉三份之二,餘下一小撮的修剪成心形,染成螢光綠色。

“呢個係性奴學生既標記,象徵住你既高潮係我既。你以後要每日修剪呀。”我邊說邊輕撫她的陰毛。

我解開她的手扣,要她在性奴合約上簽名,還要她用手指沾自己的淫水在合約上打手指模。見她想哭的樣子,我說:“宜家係值得開心既時候,等我同你慶祝下。”我令她兩次潮吹後,淫水噴乾了,才准她穿回C字褲和Deep V晚裝離開酒店。

(4)

我帶她回家,她發覺家門的鎖已經換過。

“在酒店的五日,我已經叫人將你屋企改裝成性奴訓練中心。你既門鎖改為拍卡式。方便我隨時上黎突擊檢查。”我解釋。

我把卡一拍,門就靜靜打開。

“你將呢度改裝,但你係五日前點知道我一定輸呢?”Miss朱問。

“你天生是有待開發的性奴,我一早就知你會輸架啦!”我笑說。Miss朱聽到恨恨地望我一眼。

進到屋內,Miss朱發覺所有牆壁和天花都裝了鏡子。

“性奴校規第一條:以後你係屋企就要全裸。”我拿出事先準備好的校規。

說完我就脫掉她的Deep V晚裝。牆壁和天花的鏡子都反應出Miss朱不同角度的完美裸體。我當然沒有告訴Miss朱,我還在鏡子後安裝了閉路電視鏡頭,連接到我的電話。

她又看到四處放了很多乒乓球拍。

“點解有甘多乒乓波拍?”她問我。

“遲下你就會知。”

然後我帶她到浴室。

“呢個係新式浴缸,會自動噴出沐浴露,還有二十個強力花灑。你只要站著舉起雙手不動,三十秒就能洗乾淨。跟住有強力吹風機,三十秒鐘就能吹乾身體。”我說。

我讓她試用。果然一分鐘後一個香噴噴的全裸Miss朱就走了出來。

我把她按到牆壁的鏡子上突襲她,從後抽插。由於在酒店的挑逗還有功效,不用前戲,她很快就高潮。她雙手按鏡,看住自己的高潮樣的姿勢完成性交。完事後我命令她再去洗澡。

一分鐘後一個全新的的香噴噴、有點疲倦的全裸Miss朱又走了出來。

“真係方便。”我說。

Miss朱心頭有氣,她恨我當她是玩具;但她更恨自己的身體那麼敏感,明知是被玩弄還會高潮。

我坐在梳化上,命令她裸體站住聽我訓示。

“因為以後你係屋企要裸體,當然不能夠用毛巾圍著身體,所以浴缸至有吹風系統。我已經將你D毛巾掉曬。仲有,你D去街衫太保守,我都掉曬啦。以後出街前我會帶衫俾你,從今以後,你唔准戴bra,出街一定要著果條C字褲。你已經沒有必要用衣櫃,所以我將衣櫃都掉左啦。”

“甘⋯⋯甘我點樣返學校?”

“返學校可以著以前D衫,你每日返工前我會派人送D衫到你門口。放工返屋企就要馬上除曬D衫放係門口,有人會收。但返學都係唔准戴bra,同要著C字褲架。”

我見Miss朱想抗議,就逗弄她的乳頭,令她呀呀呻吟,不能說話。

Miss朱其實已經純化了,我帶給她性愛上的滿足,是她不可或缺的。她不過想堅持最後的尊嚴底線。

Miss朱維持敬禮的姿勢,用一雙驕人的乳房和一個甜蜜的淫穴歡送我離開。

(5)

以後每天我下課都到Miss朱家玩,正確點說,是每天我下課都到Miss朱家玩Miss朱。經過多天屈辱訓練後,Miss朱不敢再公然對抗。我見時機成熟,就迫她讓我曠課,又把我的功課都拿給她做,這本來就是我要花這麼多功夫訓練她的最初目的。

這天下課後我去Miss朱家,如常把功課都拿給她做。我就坐在她旁邊玩電子遊戲打發時間。她做我的功課時當然還是裸體的,我讓她把一雙豐滿的乳房放在飯桌上,減輕她的負擔。我很頑皮,每當她很專心做功課時,我就偷襲她的乳頭,等她整個人彈起來。非常好玩。

“Ste⋯⋯主人,我係教中文既,數學我唔識架。”Miss朱說。

“趴枱!”我沒有回應她,只是下達命令。

Miss朱馬上把飯桌上的功課撥開,趴到飯桌上,露出誘人的屁股。見到如此清麗脫俗的美人,全身又白又滑,渾圓的屁股,溫濕的淫穴隨時讓我進入,我真的想馬上插進去她體內。但我知道這樣會影響對她的訓練。現在我要把羞辱、高潮融入她的日常生活當中。

“你呢個蠢材,唔識就上網啦。點解你甘大波無腦?你講!”我在刁難她。我要她明白主人就是主人,性奴只能服從的道理。

“我⋯⋯我⋯⋯”她當然答不到我無理取鬧的問題。

“好,由於你甘大波無腦,宜家我要懲罰你。”說著我用乒乓球拍打她右邊屁股。她大叫一聲,縮開。

“我無叫你縮,你縮?你係唔係唔滿意我懲罰你?”說著我反手打她左邊屁股。

這次她不敢縮了。

“你唔縮?你係唔係覺得唔痛?”我繼續刁難她。

“主人~我知錯啦!”Miss朱哭著說。

我見她投降,再打了她幾下就住手。

“Miss朱,你兩邊屁股都有個大大既紅印。球拍面D膠粒都印曬係上面。我影張相俾你睇下。”我輕佻地說。

Miss朱見到自己屁股的醜態,本來止住的眼淚又再流下。

“好啦,唔好喊啦。Take個break先。你去沖個涼先,我教你玩自慰既玩具。”我輕拍她肩頭安慰她。

一分鐘後,全裸的Miss朱香噴噴地出來,屁股還是紅紅的。

我讓她舒服地坐在梳化上,分開雙腿。

“你又靚又大波,偏偏完全唔識追求性愛,真係浪費。記住,我訓練你,唔係為我,係想你人生更美好。”我說。

Miss朱同意點頭。

“呢個震蛋,係最基本既。甘樣按摩淫穴口,然後,放入淫穴。”我一邊把開動了的震蛋放進去,Miss朱愉快地歎了一口氣。

“仲有,身為性奴學生,菊花的訓練都好重要架。”我手拿著小號的震蛋說。

“咩野係菊花呀?”

想不到Miss朱居然不知道菊花是甚麼!

我下命令:“趴枱!”

Miss朱馬上走過去趴在枱上雙腳分開,她以為我又要打她,害怕的顫抖起來。但我只是把小號的震蛋放入她菊花中,笑說:“呢度就係菊花啦。”

Miss朱失神地歎了一口氣。

“好啦宜家同我做功課!”

Miss朱一坐下,兩個震蛋的威力,在她坐下後反震更大。她又唉聲歎氣起來。

* * *

“呀⋯⋯呀⋯⋯功課做好啦⋯⋯呀⋯⋯”Miss朱上氣不接下氣,紅潮滿面,全身是汗,流了一地淫水。

“甘就乖啦,等我獎你一次高潮啦。”

我把全身酸軟的Miss朱抱到床上,綁好她的手腳,把淫穴裡面的沾滿淫水的震蛋拿出,菊花裡面的震蛋留下。然後掏出陽具大力抽插她。不知道是被乒乓球拍打後還是震蛋的原因,Miss朱前所未有的亢奮。結果叫了十次“主人呀,唔得啦!”才高潮暈倒。

(6)

在學校裡,我要Miss朱對其他同學維持本來的高高在上的姿態。

可能要平衡性奴訓練的恥辱,她變本加厲,辱罵同學更厲害。當然她不敢罵我,因為我說過,如果她罵我我馬上就會開動SL-700令她軟癱在課室地上。

我不准她戴bra返學校,天氣那麼熱她還是穿上外套不敢脫下。她罵人時也不再大動作揮舞拳頭,怕動作太大,乳房會奪衣而出。在學校一般我不會搞她,以免麻煩。只會在確定沒有人時,才會偷偷隔衣逗弄一下她沒有戴bra的乳房。

* * *

今天是星期六,我有一整天時間訓練Miss朱。我同她安排了突擊潮吹的訓練。目標是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,被我突襲,也能隨時在三分鐘內潮吹。經過一天的鍛練她終於達標。我很滿意,獎了她一次激烈的高潮。然後叫她去洗澡。

一分鐘後,香噴噴的Miss朱全裸出來。Miss朱有時還是不習慣裸體。常常用手遮蓋乳頭和淫穴。要我命令才害羞地拿開雙手。

“Miss朱,有D正經野同你講。就快考試啦,D問題我就唔識架啦,我亦唔係要高分,甘啦,我交白卷,你求其俾我合格升班就算啦。”我說。

“Steven,甘樣好似唔係好好呀。你要我做你D功課,又要我俾你走堂,甘你學唔到野架播。”Miss朱以班主任的口吻說。

“哼,主人既事主人有分數。屈膝!”

她立刻原地躺下屈起雙腿用手抱住,我用手指同時挑逗她的淫穴同菊花,直至淫水流出。

“你不過係我既性奴學生,唔好擺班主任既款。”

“我⋯⋯以後⋯⋯唔敢啦⋯⋯”Miss朱已經動情,馬上又需要高潮,她飢渴地看住我。

“甘至乖架嘛。Miss朱,我D功課你做好曬未?”我偏不馬上給她高潮,吊吊她的胃口,只是繼續挑逗她的淫穴同菊花。

“做好曬啦。”

“甘你自己既功課呢?”我又淫笑問。

“我用假陽具做左⋯⋯做左一個鐘頭吹簫練習,同睇左⋯⋯AV,仲寫埋報⋯⋯報告啦。”Miss朱低著頭紅著面回答。她呼吸開始急速,聲音也有點顫抖。

“Miss朱,你高潮左無耐,甘快又想要?”我笑問。

“你唔搞得我果度架,你一搞我就會想⋯⋯”Miss朱說不下去。

“唔搞得邊度?”我笑問。

“就係我下面⋯⋯”

“哈哈哈哈。你既淫穴同菊花下話。好啦見你甘乖。我要奬勵你兩次高潮!你去準備啦。”

Miss朱聽到能夠再有兩次高潮的奬勵很高興,但又不敢完全表現出來。我訓練她時,雖然要求她聽話做出種種淫蕩的行為,以達到性滿足,但同時我又讓她保留一點點矜持,因為這樣才好玩。

經過多次訓練,Miss朱已經非常熟練,她躺在床上,用皮帶把雙腳分開綁在床角,自己把震蛋放進菊花。然後張開雙手,方便我把她的手也綁住。

“主人,我準備好啦,請奬勵我。”Miss朱難掩興奮說。

當初要征服Miss朱是要利用她方便我考試升班。但真想不到Miss朱是出色的性奴,超乎我的預期。

“今次唔綁手啦,你玩自己對波啦。”

我如常用手指插入淫穴。玩弄了一會,Miss朱全身香汗淋漓,看她滿面泛起紅潮,閉上雙目,眉頭不停皺起,口裡呀呀呻吟,雙手起勁玩弄自己的乳房。她非常享受。

忽然電話響起。是Peter仔。

“Miss朱,係你既學生Peter仔打黎播。”

“唔好同佢講電話呀。”

我當然沒有理她。還開了擴音,讓Miss朱能聽到Peter和我的對話。嚇得Miss朱馬上停止呻吟,怕被認出聲音。我用左手拿電話,右手繼續起勁抽插。

“喂,Peter仔。點呀?”

“唉,琴日又俾Miss朱個賤人罰留堂,唔知幾時先可以脫離Miss朱的魔掌!咦?點解你果邊甘嘈?”Peter仔說。

“係呀,我玩緊條女,大波妹黎既。你想唔想睇下?”

“梗係想!”Peter仔說。

“俾你睇下對波啦。”我說。我開了視像。掃過Miss朱的乳房,Miss朱聽到我的說話,馬上用雙手蓋住乳頭。

“波就夠大啦,但係佢用手遮著lin頭。喂,推開條女既手啦!”Peter仔說。

“我宜家一手拿電話一手抽插佢,無手推開佢既手,甘啦,我zoom遠D,影埋個樣同對波,睇佢遮得邊樣?”我說。

Miss朱馬上用雙手掩面。沒有雙手按住,一雙快速彈跳的乳頭展現在我跟Peter仔的眼前。

“嘩!粉紅色播!”Peter仔說。

快感令Miss朱屈辱,屈辱又令Miss朱更快感。她終於在我和Peter仔注視下,強烈潮吹式高潮了。

由於太強烈Miss朱不自覺發出一下呻吟聲。

“咦,點解條女把聲好似邊度聽過既?”Peter說。

“你多心啦,條條女呻吟都係甘聲架啦。唔同你講啦。佢噴到成床淫水,要整乾淨。”我說。

* * *

Miss朱還用雙手掩面。經歷過身份可能暴光的危機,同時經歷強烈高潮,情緒打擊太大,她流淚了。

“Miss朱,乖啦,唔好喊啦。只要你聽話,我唔會俾人知道你性奴學生既身份。”我一邊安慰她一邊輕輕愛撫她的身體。我知道高潮過後她的身體還是很敏感,所以避開她的敏感三點。

“Linda,我要你做性愛功課,又羞辱你,又令你高潮,甘你先學到野架播。”我又學她的口吻說。她聽到才破涕為笑。

“你做咩學我講野?”Miss朱裝怒說,眼裡卻孕著笑意。

“Miss朱,我發覺有人睇著,你高潮強烈得多。睇黎唔係我迫你,係你太有性奴天分。我不過教你充分發揮。”

“邊有強烈得多呀!”Miss朱紅住面否認。

“哈哈,頭先高潮時你忍唔住叫左出黎,差D俾Peter仔認出啦,你仲想唔認?咦?你濕成甘樣,睇黎你既身體又high起黎啦播。準備好接受第二次奬勵未?”我淫笑說。她的身體太敏感,雖然我的愛撫避開她的敏感三點,還是令她不由自主地深深呼吸全身顫抖。一股淫水緩緩流出。

我見她再沒有否認的態度,只流露出渴求的眼神,我把她的手也用皮帶綁住,才掏出我的肉劍狠狠地插她,令她在呀呀聲中,得到第二次強烈高潮,然後暈倒。

(7)

我一開門,就說:“Miss朱,今日我好忙,直接做愛啦。”

跪著的Miss朱聽到馬上站起來,走到床上擺好姿勢,自動自覺綁住雙腳,再讓我綁住雙手。我掏出陽具抽插她。雖然時間不多,但是她還是把握機會,在我射出之前高潮了兩次。我拔出來射到她面上。

完事後我看著Miss朱嬌柔無力的身體,經過密集的性愛練習,她雪白的肌膚上經常泛著淫欲得到滿足的紅光。

她高潮後渾身無力,我就解開她手腳,擺佈她的身體做出幾個不同的撩人姿勢拍幾張照片。滿面精液的她連眼睛也掙不開。我想,這樣美好的身材實在應該公諸同好,但又不能公開她的身份。

這時她已經回過神來,想摖掉面上的精液,但又不敢。

我心生一計,說:“聽晚帶你出街,今晚早D訓。敬禮啦。”

得到滿足後她總是千依百順的。她就一面精液在門口跪送我離開。

* * *

第二天晚上,我把她帶到一家私人會所。在沒有別人的衣帽間內,我把Miss朱的晚裝脫掉,把晚裝鎖在locker裡。

以前的外出訓練起碼有一件暴露的裙子穿,現在居然要裸體,她很害怕。

“點解要我全裸?”她雙手抱胸說。

“呢度D規矩係甘既,所有女仔黎到都唔可以著衫架。”

我命令Miss朱在鏡子面前,張開手腳大字形站好。

“唔好郁,我要準備你既身體。”我說。

我把油塗在她身上。她本來雪白的肌膚發出光亮。

“Miss朱,你真係好適合裸體,波大腰細,全身雪白,除左乳頭係粉紅色既。”我一邊把油反覆塗在她乳房上一邊說。

Miss朱聽我調笑,忽然覺得呼吸加速,全身發滾,雪白的肌膚現出淡淡的紅色。

“估唔到D油甘犀利。”我一邊欣賞一邊說。

“D咩油黎架。”

我沒有答她,繼續準備她的身體,我逗弄她的乳頭,令她的乳頭堅挺到極點。

我再移開她的C字褲一點點,伸手指撩動一下,直到有點濕潤。

最後我把震蛋放進她菊花,才調好C字褲的位置。

”準備好曬,Perfect!行得啦。”我說。看住Miss朱完美的身體在高度動情的狀態,我很滿意。

Miss朱看住鏡子裡自己動情的身體,忽然警覺,問我:“呢D係平時高潮練習既準備黎架播,你帶我黎呢度,除曬我D衫,又搞high我,點解呀?”

“帶你見我D朋友呀,所以要準備好你既身體至見得人。”我若無其事說。

“咩野朋友呀?”

“咪就係我D同學,你D學生囉。”

“咩野話?你應承過我唔會俾佢地知道架!我唔去!”

她轉身想走。我一把拉住她。

“放心啦,我無同佢地講,佢地唔知道你就係果個不可一世的Miss朱既,我不過想帶你俾佢地見識下你既身體。仲有我準備左個面具俾你呀。”我說。

我拿出一個蝴蝶形的面具幫她戴上。

她戴了面具比較放心,但是還是有點遲疑,說:“但係佢地都有可能認出我架播。”

“見唔到個樣,只要你唔出聲,佢地唔會認得出你既。”我說。

“但係⋯⋯”

“唔好但係啦,”我打斷她,“你一係馬上跟我黎;一係我將琴日你一面精液既淫照攞俾佢地睇,你自己就要唔著衫行返屋企。你揀邊樣?”

說完不等她回答,我掉頭就走。

她想,如果跟我去,戴上面具還有可能不給認出,但如果讓他們看到淫照,就一定會身份公開,而且,總不能如此裸體回家。衡量過得失,Miss朱還是選擇服從我。

“主人,等埋我呀!”

“甘至乖架嘛。你睇你口講唔想,但係個body幾甘high?”

Miss朱明明不想被學生見到,但不知道為何,全身覺得很興奮,兩行淫水在大腿內側流下來。

(8)

房門打開。Peter、David、Ivan等十幾個同班同學在聊天。

Miss朱非常害怕,低著頭躲在我背後。我在她屁股用力一拍,她重心一失,向前跌走了幾步,站在眾人之中。

全部人的眼光,當然馬上落在Miss朱已經發情的身體上。Miss朱除了面具和C字褲,她的身材一覽無遺。白裡透紅的肌膚塗上油,發出光華。一對堅挺無比的大乳房,上面一對細緻小巧的粉紅色的乳頭,被我逗得堅挺得很,令每一個人都想狠狠地捏一把。她想用手遮胸,我禁止她,說:“唔准遮住波波,手放後面,如果你亂黎,我就用手扣鎖住你架啦。”

“嘩!Peter仔講,我都唔信。Steven你真係好野,居然可以訓練到條女甘樣全裸見人,仲流緊淫水添!”David說。

這個私人會所是David安排的。他們聽Peter仔說過,都要看我的性奴學生。

“佢個樣係唔係一樣甘得?”Ivan問。

“同個body一樣甘得架。”我笑答。

“甘可唔可以叫佢除面具?我想睇下呢條淫女個淫樣。”Ivan說。

Miss朱見自己的身材暴露在自己的學生色迷咪的眼神中,已經非常害羞。聽到要拿去面具,更嚇得全身顫抖,乳房上下抖動。

“哈哈哈哈!”眾人一邊拍手一邊狂笑。

“咦!你地睇!條女D陰毛剃成心形,還染成螢光綠色!”C字褲噴掉後,Miss朱的陰毛露出,被Peter發現。

“搞到D陰毛甘樣,只有最淫蕩的人至會甘樣。甘佢一定唔係Miss朱啦,Miss朱甘冷感!”David說。Miss朱聽到,羞辱得差點暈倒。

我過去取出Miss朱菊花裡的震蛋,輕拍她的頭,鼓勵她說:“你做得好好,好乖。”

她指指David正在把玩的C字褲,以懇求的目光望我。

“你想著番條C字褲?唔得!”我笑說。

我要Miss朱坐在我的大腿上,用膝蓋分開她的雙腿,沒有了C字褲,她的陰毛、淫穴、菊花都清楚地展現在各人面前。各人能夠近距離欣賞。Miss朱也能見到她學生色迷迷的眼,貪婪地看著自己的私密的部位。我就這樣,一邊跟同學聊天,一邊輕輕愛撫她的乳頭和淫穴。

* * *

一個小時後,我見Miss朱在長時間高度亢奮但得不到滿足的情況下,流了一地淫水,已經累得不能動,像一隻小貓咪軟倒在我懷裡。玩了她一晚,要餵飽她才行。我就跟同學告辭。

我把這小貓咪抱去衣帽間,幫她穿回C字褲和晚裝。就抱她回家。

“Miss朱你好乖,主人要獎你。”我笑說。

“哎呀,你太過份啦,就算佢地見唔到我個樣,但係,我咩都俾佢地睇曬啦。你叫我以後仲點面對佢地?”

“呵呵,佢地又唔知係你,你係學校咪繼續鬧佢地囉。”

“你以後都係唔好帶甘樣我見佢地。佢地⋯⋯仲笑我D陰毛!”

“呵呵,咪由佢地笑囉,我覺得你D陰毛好靚呀。”我吻了她一下,說。

“哼!”Miss朱不再理我。

(9)

回到Miss朱家裡,我摔她在梳化上,幫她脫掉晚裝和C字褲,任由裸體的她在上面休息。

她以怨恨的眼神看著我。但她的呼吸急速,乳頭依然堅挺,淫水還是點滴流出。

“我知,我帶你去見你D學生,你感到羞辱。但係你既身份畢竟無俾佢地知道呀。仲有,你口講反對,但係你剛才係唔係好high?”我一邊說一邊翻弄她兩個驕人的乳房。

“我無high!”Miss朱抗議。

於是我抓她的手插進淫穴抹出一大灘淫水給她看。

“唔high?甘你解釋下呢D係乜野!”

她無話可說,怨恨的眼神就漸漸消失。我知道她現在雖然很累,但如果沒有高潮會很難受,但她不敢說不要,又不肯說要。

我見她要面子不肯要求我批准她高潮,就要懲罰她,等她試試得不到的滋味。

“好啦,夜啦,聽日你仲要上堂,今晚唔插你啦。你去沖涼訓覺啦。”

我出了她家門,就打開電話透過閉路電視,要看她想要又得不到的可憐樣子,但令我意外,發覺她居然躲在餐桌下偷偷自慰。雖然她追求性滿足我不反對,但不聽命令必須懲罰。

我用卡靜靜地開門,靜靜地走到她旁邊。她正自慰得興高采烈,完全沒有留意到我。我突然命令:“敬禮!”。嚇得她跳起來,頭碰到桌底,非常狼狽。好不容易才爬出桌底,跪在我前面敬禮。

“你點解唔聽話,未經批准就偷偷自慰?”我語氣嚴厲地問。

“我⋯⋯”Miss朱自慰被發現,很羞恥,不懂回答。

“你頭先又想唔見D學生,宜家又偷偷自慰,你仲當唔當我係主人?”

Miss朱很內疚,抱住我的腳,仰頭看住我,哭住求饒:“嗚⋯⋯主人我唔敢啦,嗚⋯⋯我好想要,淫水流左好多,至偷偷自慰架咋⋯⋯”

被這樣的裸體美人抱住求饒,何況她不過是偷偷自慰,沒甚麼大不了,有點心動,就溫柔地問:“Miss朱,如果你想要,頭先點解唔要求我批准?”

“主人,我⋯⋯我⋯⋯怕醜⋯⋯”Miss朱說。

“唉,教你甘耐,你都係唔明白。我一早就知道你淫蕩,你係主人面前要坦白D架。你求我,我會批准架播。”我說。

“我知錯啦!”

我抹去她的眼淚,說:“好啦。甘你宜家應該知道點做啦?”

“我⋯⋯”

“要就開口求我呀。”

“我被玩左一晚,主人又唔准我高潮,我⋯⋯好想要。求主人插我,賜俾我高潮。”Miss朱終於紅住面說。

“甘就乖啦。”我說。我輕輕拍她的頭頂以示鼓勵。

於是我把她拖起趴在餐桌上,將她的雙腿翻開,掏出陽具,再拿起乒乓球拍。一邊拍打她屁股,一邊抽插她。不知道是痛還是快感,她比平時叫得更大聲。

由於被逗弄了一晚卻不准高潮,她興奮非常。她一次又一次高潮,直到全身軟癱,雙腿抽筋,不斷求饒,我才把精子全射進去。

Miss朱以為她不想給同學見到,以為她不想給我用乒乓球拍打,其實經過我的訓練,她已經不自覺地將羞恥感和痛楚,同性快感連在一起。

我把她的身體粗暴地翻轉,欣賞她多次高潮過後雙頰飛紅、微絲細眼的高潮樣子。她任由我擺佈,全身軟癱在餐桌上。她粉紅色的乳頭一再高潮後更加鮮艷,她螢光綠色的陰毛沾滿淫水和我的精液後,發出淡淡的光芒。

當她在高潮中回過神來,發覺我輕正以勝利者的神情,輕蔑的眼光,她只能以被征服者的服從眼光回看我。

“飽未?”我問。

“飽曬啦⋯⋯”Miss朱在我面前有時還是很害羞的。

“好,做得好主人會獎,做得唔好主人會罰。宜家罰你。”

我把震蛋分別放入她菊花和淫穴,命令她明天早上才能拿下。安排好我才離開。

* * *

第二天在早會之前,見到Miss朱,她一面倦容。她一見到我就低下頭走過來,用幾乎聽不見的聲音說:“我好想要。”

昨晚雖然已經餵飽了她,但一夜的震蛋刺激,又撩起她的性慾。

“Miss朱,你甘淫蕩,居然在學校一早就想要?可能會俾人睇到架。你唔係好驚D學生知道你性奴既身份架咩?”我恥笑她。

“求下主人⋯⋯我真係唔得啦。”

“好啦破例一次啦。”我笑著說。

她想到她的office搞,我不批准,要她同我到禮堂裡,無人的控制室。我從後把她壓到門後,她的面剛好在門上的小窗露出。

“Miss朱,甘樣,你俾我抽插時,人人都可以見到你既表情。準備好未?我宜家插你架啦。”我說。然後粗暴地拉高她的裙子,分開她雙腿,撥開她的C字褲,準備從後插入。

“甘樣我會好怕醜架,可唔可以去我既office?”Miss朱求我。

“唔得,我只會係呢度插你。你唔想要我就走架啦。”我滿不在乎說。

“唔好走呀⋯⋯我想要⋯⋯”Miss朱說。

“Miss朱,我要你以班主任身份高潮。呢度有隔音,你可以叫,但係唔好擺出高潮樣,唔係禮堂全校人都可能會見到架。”

偶爾有幾個同學看過來,見到這個一向不苟言笑的女教師,在控制室小窗後露出異常嚴肅的表情。

經過這次,我知道她已經得到教訓。

(10)

三個月的訓練過去,我很滿意Miss朱的表現。現在她下班後就會自動自覺地回家等候我滿足她性需要。對我所下的任何性愛命令,都能美滿地完成。她滿足男人的技巧已經非常成熟。

Miss朱的身體對我已經有難以自控的反應。現在只要我想,不用任何工具或藥物的幫助也能令她在一鐘內潮吹。她在家裡還是裸體的。有時我甚至不必碰她,只要望著她的裸體淫笑,她也會乳頭堅挺,流出淫水。

每次玩弄她的身體,在她體內發射,都令我這主人很高興。

* * *

我在門外,打開電話透過閉路電視看看Miss朱在做甚麼。

她一如以往,化好妝,set好頭髮,全身赤裸,手放背後,雙腿分開,跪在鏡子前面,觀察著自己的身體,等候她的主人。

我知道經過長久的訓練,她的身體在這個姿勢下慾火會越發越大,但我偏偏不立刻開門進去滿足她。

Miss朱見我久久未到,有點不耐煩,她的乳頭早已堅挺,下體濕濕的。她想自慰,但手指碰到外陰唇就猶疑了。因為以前試過因為偷偷自慰被我懲罰,所以雖然她慾火難耐,卻不敢擅自自慰。我見到她再不敢違抗我的命令,不禁微笑。

於是我拍卡開門。

“Miss朱,你等唔切拿。”

“咩野等唔切?”Miss朱問。

“你睇你D淫水流到落地啦。哈哈!”

Miss朱這才留意到,馬上面紅,伸手去抹掉淫穴上的淫水,但手一動,卻刺激出更多淫水流下。

我見到她幾乎想哭了,就說:“好啦,等主人幫下你啦。”說完突然一手把她推倒在地,她輕輕驚呼一聲,我的手指已經在她毫無防備下插入淫穴強力挖動,一邊看住手錶。

她餓了很久,雙手用力玩自己的乳房,經不起我的手指攻勢,好快就潮吹了。

我把手指在她的陰毛和乳房上抹乾,說:“你真係越黎越淫蕩呀,Miss朱,五十八秒就潮吹。”Miss朱全身抽搐,不能說話,面上流露出又滿足又害羞的表情。

我沒有理Miss朱,走到梳化坐下。由得她躺在地上她自己的一灘淫水中。等了一兩分鐘,才說:“Miss朱,起得身未?我想睇番曬你拍果D片。”

Miss朱不喜歡我在她面前看她的片,她覺得很屈辱。但我命令到她也沒有辦法,只有不情不願地去操作播放機。由於剛才潮吹太激烈,她不能起來走路,只能爬過去開電視。她一邊爬一邊還有少量淫水滴下。

“坐我隔籬。”我說。

我坐梳化時,很少叫她坐在我旁邊,只會命令Miss朱跪在地下。所以她有點猶疑。

“唔駛驚,唔係整蠱你,不過想同你一齊重溫呢三個月黎你既表現。”

我們一起看她的video。

“Miss朱,你第一次高潮,係你office裡邊呢,你睇你果時技術幾甘生疏”、“你第一次俾我綁住手腳插入”、“你第一次望住塊鏡高潮”、你第一次潮吹”、“我第一次用羽毛刺激你乳頭”、“你第一次剃陰毛”、“第一次放震蛋係你既菊花入邊”、“你睇,我打你屁股打到你流淫水”⋯⋯當我旁述畫面中她身體那個部位,我就逗弄她那個部位。

Miss朱一邊看一邊被我搞,全心投入,沒有留意我已經掏出堅硬的陽具。我突然把Miss朱推倒在梳化插入。由於她已經發情,又太投入到電視上,不提防被我推倒突擊,發出一聲驚呼,但當我開始抽插,她的驚呼變成愉快的呻吟。她一邊被我抽插,一邊看住電視裡播放她被我抽插。

她的淫水不斷流出,乳頭堅挺到極限,緊閉雙目,張大了口卻發不出聲,我很清楚她十秒鐘後就會高潮。我忽然停止所有活動。

Miss朱又想又不敢說,但淫穴的渴求迫她講:“點解⋯⋯停左呀⋯⋯主人?我好想要!”

“我忽然記得D野,係時候話你知,其實一開始係我整蠱你,你當初無灌醉我,係我用計奪去你既初夜,令你變成我既性奴既。”

Miss朱知道真相,大受打擊,激動地說:“原來你一直係度玩我⋯⋯”

“係呀。不過我都玩夠你啦,所以,如果你唔想再做性奴,我以後可以唔再搵你。當然,你既video我會keep住一份。”我滿不在乎說。

Miss朱剛聽到我說一切是我的陰謀,但經過三個月密集的訓練,她已經徹底性奴化。她內心交戰,但最終屈服。她看了我一眼,見到我正在輕蔑地看著她。她眼神中的仇恨一分一分減少,慾火一分一分增加。

“我唔介意,係我自己想做性奴⋯⋯求下你俾⋯⋯我⋯⋯我⋯⋯我唔得啦⋯⋯”Miss朱飢渴地說。

“Miss朱,你教書架,連講野都唔清唔楚。講清楚D你想主人俾D乜野你呀?你要親口講。”我說。我偏偏要得寸進尺。

“求下主人抽插我既淫穴,賜俾我高潮。”Miss朱委屈地說。

我仰天大笑,說:“甘好啦,主人獎你!”

於是我粗暴地玩弄Miss朱的乳房,再把她的雙腿拉開粗暴大力抽插。

“呀!呀!”很快Miss朱的高潮就來臨。在這關鍵的時後,我輕聲說了一句話:“入得黎啦。”

Miss朱震驚:“邊⋯⋯邊個入黎?”

聰明的讀者都會猜到是誰。十幾個同學衝進了Miss朱的家,我事先叫他們在門口等我的。

Miss朱驚叫:“唔好睇呀!唔好睇呀!呀~~~呀~~~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!!!”我算準她高潮來臨時,才叫他們進來,我用力抽插,加快加強她的高潮。

“我一早就話係Miss朱架啦!不過真係估唔到平時係學校高高在上既班主任,居然淫蕩成甘。你地睇佢高潮個樣幾high!”Peter仔說。

“唔係我!唔係我!”高潮過後,Miss朱絕望地哭著說。被學生發現,是她最大的惡夢,但惡夢居然成真了!

“Miss朱,你仲唔認,全世界可能得你一個,會將D陰毛搞成甘樣架咋。”Peter仔指住她的螢光綠色心形陰毛說。

Miss朱用手遮住陰毛,我命令:“唔准遮!敬禮!”

Miss朱立刻手放背後,兩腿分開跪下。

“主人,你又話唔會俾人知道我係⋯⋯性奴既。”Miss朱無助地說。

“係你頭先話自己想做性奴架,佢地係出面都聽到架。我覺宜家係時候公開你既身份,你係唔係要違抗主人先?其實我都係為你著想架。Miss朱,你以前對D學生無禮,要懲罰一下。甘樣你至會成為完滿既性奴。你現在一個一個去道歉啦。”我說。又對眾人說:“佢係我既,你地唔掂得,不過今日甘開心,俾你地過下手癮啦。”

裸體的Miss朱跪著,分開雙腿,裸露著乳頭淫穴,仰頭望住向學生,一個一個說:“對唔住,係我以前錯左。以後唔敢啦!”她一邊道歉一邊被同學逗弄著非常堅挺的乳房。Peter仔最懷,他玩完Miss朱的乳頭,又放震蛋入她的菊花。Peter仔望著Miss朱難忍快感的表情,笑說:“Miss朱,你都有今日啦!”

* * *

“Miss朱,你D性愛 video全集,我已經send曬俾佢地。不過你放心,佢地應該只會私人欣賞。但係你以後唔好對佢地無禮啦。唔係佢地可能會公開架。”我說。

Miss朱聽到,兩行眼淚就留下來。

“我以前唔想返學,宜家日日都想返啦!”David淫笑說。

“Miss朱,唔好喊啦。你既淫穴太需要我,你已經成為離唔開主人既性奴。我唔命令你、羞辱你、逗弄你既身體,你點會滿足?”我問。

Miss朱明白我說的是實情,她無話可說。

“好啦,你去沖個涼,洗乾淨D淫水先。我地要做一件重要既事。”我命令。

一分鐘後,一個香噴噴的裸體Miss朱雙手抱胸走出來,由於Peter仔放入的震蛋還在她體內,她走路時有點快感,又有點痛苦。不知道為甚麼,在十幾個學生的色迷迷的注視下,覺得羞恥的同時,居然興奮起來。

“以前我要你講〈性奴宣言〉你唔肯。宜家我要你當住所有人面前講。跪下敬禮!”

Miss朱跪下,無奈但又認命地吐出她一直不肯說的話:“我⋯⋯Miss朱⋯⋯永遠係主人既⋯⋯性奴,奴名叫Linda。只要乖乖聽主人話,主人就會滿足我這個⋯⋯淫蕩飢渴既身體⋯⋯”

“係大家既見證下,我宣佈,我地既班主任Miss朱,已經正式成為我既性奴啦!”我說。Miss朱臣服是意料中事,但能夠徹底征服一個Miss,畢竟很有成功感。

“你睇!Miss朱又流水啦!”David指出。

“奴奴,餵過你無耐,甘快又想要?”我問。

“主人,唔知點解,俾甘多人睇到奴奴既裸體,令奴奴⋯⋯好high,奴奴好想高⋯⋯高潮⋯⋯請主人抽插奴奴⋯⋯”Miss朱吞吞吐吐說。

“就算俾佢地睇住你都要?”我戲弄她問。

Miss朱害羞地點點頭。她想挨過來,我用腳輕輕抵住她。

“咪住,唔係你話要我就奉旨要俾你既,你表示D誠意我地睇先啦。”我冷冷地說。

Miss朱為了討好我,在眾人面前一邊做出種種放蕩的姿勢,一邊說淫賤的話。我才勉為其難推倒她在地,插入她的淫穴。

這次我不急於令她馬上高潮。我慢慢地撫摸她全身,輕輕吻她的乳頭,讓她眾目睽睽下,高度動情,才開始用力抽插她。

終於,她在所有同學面前,在又羞辱又興奮的心態中,前所未地激烈高潮了足足一分鐘。

就是這樣,我征服了這個曾經不可一世的班主任Miss朱,不,是我的奴奴Linda。

Linda性奴的身份被公開後,在課室氣燄全失。她還有很多刺激有趣的經歷,但那是往後的事,這裡不說了。

* * * 全文完 ** *

共1条数据,当前1/1页